修自行车的作文(五篇)

  作者: [字体: ]

在我们家附近,有一位修自行车的老人。他在路边搭了个帐篷,就居住在那儿,全部家产就只有修自行车的工具和几件破旧的衣物。他瘦得皮包骨头,衣服有些发黄,这平凡叉似乎不平凡的外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每次上学放学,我都看见他坐在路旁,身前放着一块写着“单车修理”字样的牌子,在等候需要修车的人。 有一天,我的自行车坏了,轮胎被钉子扎了个洞,车身也被刮得“遍体鳞伤”。当时我立刻想到在路边摆摊的老人,便推着车子向老人奔去。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跟老人说了我的要求。老人对我笑笑,说:“别急,慢慢来。”接着,老人迅速地检查车子,幽默地说:“伤的不轻啊。”说完,他将轮胎拆下来,用一样不知名的工具对扎破的地方进行打磨,再抹上胶水,打上补丁。把原来漏气的地方放在水里测试确保不再漏气后,老人把轮胎安装好,充满气。然后又很有耐心地将车身刮“伤”的地方用一张砂纸磨平,直到很难发现刮痕为止。最后从身后拿出几个喷筒,将刮去色的地方喷上颜色。我站在那儿,看着老人的动作出了神,那敏捷的拆与装,仔细的磨与喷,使这部“破车”在他的手中改变了模样。


我爱骑也爱修自行车

今天我到爸爸工厂去了。爸爸把自行车的高度调好,我下去骑车。这是我第一次在马路上骑大人的自行车,感觉真好啊。黑豆黑妞就跟在我的后面,有它们在,我一点都不怕。 突然,我的车骑不动了,原来是链条掉了。为什么链条会掉呢,因为我骑得太快了。 爸爸用一根小树枝帮我把链条修好,其实很简单,只要把链条挑起来套在齿轮上就行了,我帮小区里的很多小朋友都修过呢。 我爱骑自行车,也爱修自行车!|||


我的自行车

我的自行车东胜区第四小学三一班刘沁桓一天上午,我和吴禹泽在公安局门前的广场上玩的时候,把我的自行车轮胎扎破了。于是,我就在附近找到了一个修自行车的小摊,修自行车的是一位老爷爷,他正在修理一辆三轮车,我走上去轻声的问道:“老爷爷,这辆三轮车是要补胎吗?”“嗯,是的。”老爷爷忙的连头也没抬地说。“那我也要补轮胎,还得等多长时间呀?”我又问道。“估计得等一会儿。”先开始我耐心的等着,可时间不早了,我和妈玛还要去姥姥家,妈妈说:“要不咱们下午推出来再补修吧。”这时旁边一位环卫工人爷爷向我们建议:“要不放下修吧,下午再来取,免得推来推去太麻烦。”我和妈妈异口同声的说:“这是个好办法。”放下车子我们急匆匆的赶往姥姥家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还有些担心:修车的老爷爷会不会把我的自行车拿走呢?我们会不会找不到他?下午我们急急忙忙的去了修车摊,老远看见了修车的老爷爷还在那里还等着我们,我的小自行车在旁边放着。我跑了过去,对老爷爷说:“谢谢您!”老爷爷笑着说:“不用谢,小朋友,小事一桩。”在回家的路上我想:以后我的自行车如果坏了,一定放心的让他修理,因为他是我们值得信任的人。指导老师:张伊华


爸爸的自行车

爸爸的自行车

爸爸的自行车

漠河县立人学校四年二班那旭

我家有三辆自行车,一辆是爸爸的、一辆是妈妈的,还有一辆是我的。我们的自行车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都是蓝色的。

爸爸的自行车,虽然朴素但是朴素中带着几分华丽。这辆车陪爸爸多年,爸爸很爱它,它也很爱爸爸。它像一头忠心耿耿的老黄牛,无私地为爸爸奉献着。无论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,它都毫无怨言地驮着爸爸。爸爸的自行车还会说话呢!不信你听,在拐弯处或人多时,爸爸的自行车“叮零零”地对别人说:“对不起,请让一下。”到十字路口的时候车闸就会“吱——”地一声对爸爸说:“十字路口到了,需要停车。”

记得有一天早上,爸爸的自行车坏了,我想自己乘车去上学。不知怎么的,我等了15分钟,车还没来,急得我直跺脚快要哭了。这时,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,“叮零零、叮零零。”我回头一看,是爸爸骑着自行车赶了出来。我连忙说:“爸爸,自行车修好了”,爸爸说还没有,简单的修了修,送完你,再大修吧,我也没考虑什么,坐上了自行车后座。一路上,爸爸喘着粗气,用尽力气地蹬着自行车,自行车吃力地向前走着,就象一个得了病的人一样,有气无力的。大约过了20分钟,学校到了,还好没有迟到。我看了看爸爸的自行车,对它说“好样的”。

这就是爸爸的自行车。


自行车坏了

星期五下午,有些路人都不解地向我这边看———有一辆自行车不骑,偏偏要推着车步行。虽然路人们后来也许都知道我的自行车坏了,可我的脸涨得通红,真想把自己隐藏起来。

当时,路上有一个下坡,喜欢刺激的我立即飞驰着冲下去。只听“咔嚓”两声,我像得了警报一样,马上回头看。东瞧瞧,西看看,咦?好像没事。于是,我便继续向前骑。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又是两声“咔嚓”,似乎是自行车的呻吟声。我再次回头看看,链条嗯……还行,车轮……很好,刹车、踏板都很好呀。我像一位医生,在给病“人”治病,但是这位病人似乎健康得很,说不定比我这医生还健康呢。我只好继续骑了。终于,链条经不住我对它的艰难磨练,罢工了。它离开了原本工作的位置,跑到一边自个儿“休息”去了。我气得想把自行车丢到一边,坐计程车回去,但我还是舍不得,舍不得我的自行车,也舍不得我的钱。没办法,只能自己修了。我提起链条,试图把它装回齿轮里。但链条开始耍无赖了,它认定这儿就是它的家了,死活不肯走。这可把我气坏了,只好自己拖回家。我专挑小路走,没办法,我可不想把这件糟事给路人看,俗话说“家丑不可外扬”啊。

回到家里,已经是四点半了,在路上用了我半小时修车和拖车。爷爷见我垂头丧气,就知道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。得知自行车坏了时,就主动要帮我修。链条一经爷爷之手,立即就像听话的孩子,爷爷马上就修好了车,看得我目瞪口呆。

我不得不为爷爷精湛的技术赞叹,为我那笨拙的技术而可笑。


阅读:
录入:windcity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内容查询